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疏狂

作者:凉蝉 时间:2022-09-13 08:48:19 标签:江湖恩怨 三教九流

江湖上恶名昭彰的苦炼门门主·李舒千里迢迢赴大瑀寻仇,不料反受重创。

  半死不活的李舒被浩意山庄的人捡走,他决心温顺、乖巧,每天复诵三遍卧薪尝胆之典故,蛰伏等待反击机会。

  但浩意山庄的卑鄙、穷困和愚蠢让李舒如坐针毡。

  他掀桌而起:且让我来!我来教你们怎么当正道人士!

  ---

  李舒:临风对月,山歌野调,尽我疏狂。

  栾秋:喝醉别吐我身上。

  ---

  1,正道大侠攻x邪派毒物受,江湖故事,行文随意,喜虐由心;

  2,《狼镝》相关文,独立成篇。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三教九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舒,栾秋 ┃ 配角:正义江湖人,邪恶江湖人,混沌中立江湖人,不明事理江湖人,爱听八卦江湖人,写书骗钱江湖人 ┃ 其它:江湖,武侠

一句话简介:正邪不分家,同乘赴天涯

立意:人心千百重,善恶一念差

 

#上卷:群山青

第1章 浩意山庄(1)

  “大难不死,必成灾殃”。

  幼时有人曾这样给李舒批命。这八字从稚子口中说出,从此被李舒奉为圭臬,贯彻到底。二十多年来,他始终坐不定、停不住,碰上合适对象,坏水便汩汩往外冒。小到剪发绊腿,大到杀人放火,李舒从头到脚从内到外,坏得十分通透。

  他还记得,那人说的不止八个字。“你一生定会极痛。”那孩子摇头晃脑,嫩声稚气,盯紧李舒同样稚嫩的眼睛,“痛,却死不了。活着便是受折磨,受折磨便是活着……”

  李舒心头一叹:我这一生虽短……虽……虽短?!——他猛地睁眼,大口喘气,一声痛吼堵在漏了风的胸膛里,半天喊不出来。

  还真被那人说中,他如今便是痛得死去活来,偏又断不了气。

  四根竹子捆成的竹排,李舒正躺在上面,被绳索紧紧绑着。雨后路滑,一大一小两个人拖动竹排,在湿润地面上艰难前行,石头、沟壑颠得李舒几乎散架。他话也说不出来,胸口一个血糊糊的伤洞,随着颠簸渗出一股又一股血,几度昏过去又醒来。

  这次苏醒,他痛得三魂六魄火速归位,唔唔张口,想让拖竹排的那俩人停下。

  竹排系着两股草绳,草绳被俩人拽着,已不知走了多久。再颠下去,怕是那半分活下来的机会也给颠跑了。

  李舒拼命挣扎,模糊中也不知自己是求生还是求死,只听见一个少女脆生生的声音:“哥!他醒了!”

  李舒口不能言,眼泪狂流。

  又一个青年人声音:“没死就好,走!走快些!回山庄给他治伤!”

  石头砰地一撞,竹排嘭的一颠。李舒再度昏死过去。

  李舒功夫不差,在这大瑀地界,混成个名满天下的少侠绝非难事——可他偏偏来自苦炼门。

  从大瑀往西,过了白雀关、出了边境,便是西边的邻国金羌。穿过金羌茫茫戈壁,在沙漠里走个三五七日,才能在石头缝里看见一道朱红色巨门。门扇早不知去了哪里,门框是红色岩石打造,琳琳琅琅挂满石头和铁片,罡风一吹,响得人头疼。

  过了雪音门,走完六百九十九级觅神梯,便是一个巨大裂谷。苦炼门深深藏在裂谷里头。

  大瑀江湖视苦炼门为洪水猛兽,一口一个“西域魔教”,但苦炼门怎么走?不知道;如何魔?也不知道。大约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成见作祟,凡提起苦炼门,谁都得骂上几句,方显正义本色。

  苦炼门自然也看不上大瑀的江湖人,衣服穿十几层,说话摇头晃脑,实在不够坦荡干脆。苦炼门与大瑀江湖门派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虽然见了面总免不了“你们卑鄙”“你们淫邪”地互相痛骂,但只要不碰头,仍能好好平静生活。

  李舒有些后悔:他不该千里迢迢来到大瑀寻仇。此外还有些不甘:仇人何其卑鄙,几人接力打他一个,他寡不敌众,反倒被仇人刺中胸口,只剩半条命。

  魂魄早飞回了苦炼门,无奈肉身还带着胸口一个血洞躺在床上。

  如此这般地躺了三天,苦炼门门主李舒,终于睁开了眼睛。

  曲渺渺正守在床前。她豆蔻年纪,一张讨人喜欢的圆脸,见李舒颤巍巍睁眼,忙扑到床边:“你醒了!”

  李舒立刻认出,她就是那两个差点把自己颠死的好人之一。李舒浑身没力,张了张口。少女端来清水,喂了他半碗。李舒微微转头,察觉胸口虽然痛,但浑身上下并无发热情况。他裸着身体,伤处上药包扎了,连脸上也擦洗得清爽干净。

  曲渺渺一边喂他稀粥,一边告诉他发生了什么。江州城连日大雨,泥山塌方,死了十几个人。有个年轻女子尚未婚配,父母四处寻找新死男人配阴亲,开了十分诱人的价格。有人在江州城外的山沟里看到李舒,拖上地面一打量,五官俱全又是青年,正好拖去交差。但李舒彼时还未死,几条大汉一通商议,冲昏迷的李舒举起了刀。

  李舒万万没想到,这些人占便宜居然占到了自己身上。他怒极反笑:“然后呢?”

  “我和哥哥路过碰到,哥哥掏空了身上所有的钱,外加一块玉佩,才把你赎走。”曲渺渺说,“若不是这样,只怕你现在连命都没有了。”

  李舒点了点头:“多谢。我是……”

  他正盘算想个什么假名糊弄,曲渺渺快乐应道:“我知道,你叫李舒。”

  李舒杀心顿起。在这个地界知道他名字的,只有仇人。

  “哥哥给你清理伤口时,你被痛醒了,一直在喊‘我李舒绝不能死在这里’。”曲渺渺问,“你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情吗?”

  李舒杀心消了,决定自称读书人。这世道,唯有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最没威胁。还未说话,曲渺渺展开李舒右手,摸他掌心的茧子。

  “你也是练武之人,对不对?”她笑道,“你就安心住在我们浩意山庄。同为江湖人,理应互帮互助。”

  李舒的杀心起起落落。无奈自己现在是个废人,只得轻咳一声,装作忧愁。

  他自称商人保镖,在江州城外遭遇悍匪,一行人死的死散的散。他被恶匪抛下山崖,身受重伤。

  李舒说得很慢,一是因为痛,二是边说边把谎言编制严密,三是正不动声色打量周围。他待的房间不像女子闺房,墙上挂着剑和字幅,桌上堆着笔墨纸砚与各类书册,还有两件男人的长袍。李舒正要询问,房门忽然被推开,一个瘦弱的青年大步走了进来。

  与李舒目光对上,他愣了一下,立刻和曲渺渺一样扑到床边:“你醒了!”

  李舒擦去脸上口水,艰难点头笑笑。

  李舒的伤是最好的幌子。为了掩饰自己身份,他受伤滚下山后,咬牙用树枝刺入伤口胡乱地戳,破坏了剑伤痕迹。如今别人无论怎么看,那都是坠崖时被树枝刺入的伤口。

  “……你不穿衣服,不觉得冷么?”曲渺渺捂着眼睛,从指缝中看李舒。

  多得曲渺渺和兄长曲洱照顾,李舒在浩意山庄住了半个多月,恢复得很快,没事便脱了上衣在山庄里舒服晒太阳。

  “日头热辣,可消除伤口毒气。”李舒一叹,“那些恶徒竟在武器中淬毒,实在可恨。”

  曲渺渺:“你不是被树枝所伤么?”

  “……”李舒又是一声轻咳,“我若不是先被武器重创,怎么会坠崖?”

  他早就看出这对兄妹毫无心机,他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李舒逐日懈怠,一个谎言东漏西补,渐渐臃肿:他幼年时人称平澜城仲永,不料十岁上下突遭横祸,被仇家掳走;又因天资聪颖,与仇家独子称兄道弟,偷学一身本事;本事学成后,仇家眼红嫉妒,竟暗下杀手,害他失去十几年记忆与武功,又把他推入列星江;他落入列星江后竟有奇遇,不仅恢复了记忆,武学造诣更是连翻数倍;提刀去复仇,才知仇家竟破落四散,连他思念的小兄弟也不知生死;为了见昔日挚友,他四处接镖送镖,苦苦寻人……曲渺渺最喜欢听他落进列星江之后的事情,闲时就摇着他的手让他再说一遍。 Fxsw.org

推荐文章

盛世文豪

小娇夫

用种田打败天灾

大明预备天子

苗疆客

居心不净

将军夫郎在上

被迫嫁给煞星将军后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疏狂

深渊手记[无限]

逆向旅行[哨向]

狼镝

狼伴

寻凶策

训导法则(哨向)

非正常海域

上一篇:盛世文豪

下一篇:江湖容不下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近期首页我看过的写的最像样的,不过不建议三观卫道士观看
没有评论?这么奇怪,这个作者我还挺喜欢的
匿名 的原帖:
你那边有yellow小广告吗,我这边突然出现了
匿名 的原帖:
我没有诶,一直用的uc很干净
匿名 的原帖:
推荐一个浏览器,叫x浏览器,目前没广告,特别小。我之前用了很久夸克,结果夸克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我这手机只有128,图片占了很多了,就把夸克给卸了,目前x用了近一年了,除了百度上下滑总会闪退还是卡一下之外没有任何问题。
岳莲楼也太可爱了
看到后面,作者不会想洗白这个白欢喜吧,纯纯变态强奸犯惹
受又想当好人又跟一群变态杀人魔混在一起,还自带害人精buff,心疼他身边的正常人
没有评论?这么奇怪,这个作者我还挺喜欢的
匿名 的原帖:
你那边有yellow小广告吗,我这边突然出现了
匿名 的原帖:
我没有诶,一直用的uc很干净
没有评论?这么奇怪,这个作者我还挺喜欢的
匿名 的原帖:
你那边有yellow小广告吗,我这边突然出现了
正道大侠终于崛起了qaq看了一半,建议下水!
没有评论?这么奇怪,这个作者我还挺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