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灵异

子夜十

作者:颜凉雨 时间:2020-03-31 10:33:48 标签:情有独钟 无限流 都市异闻 大冒险
一句话简介:又要追妻又要闯关的无限流。
  鸮,一个午夜闯关世界。被选中者,必须闯过全部二十三关,才能回归正常生活。
  .
  范佩阳做梦都想尽快闯完,和唐凛完完整整看上一次午夜场电影。
  唐凛是他的爱人,身患绝症,时日无多。
  .
  未料,闯完第十三关(13/23)时,命运给了他新的选择——
  鸮:作为进入后十关的奖励,我可以满足你一个限定条件的愿望。
  .
  范佩阳:让唐凛痊愈。
  鸮:不符合限定条件。
  范佩阳:让唐凛长命百岁。
  鸮:不符合限定条件。
  范佩阳:让唐凛进入鸮总可以吧!
  鸮:可以。但后十关险恶异常,友情建议,最好选择能增加自身战斗力的愿望。
  范佩阳:我就要他进来。
  .
  【鸮:有人对你使用了[幻]完好如初~】
  .
  唐凛感激范佩阳。为报救命之恩,别说陪范佩阳一起闯关,就是要他这条命,他都可以给。
  但是范佩阳说他们相爱?
  唐凛记得他们并肩走来的点滴,相遇,相知,一起创业……但,真没有爱情这条线。
  ————————
  1、范佩阳(攻)X唐凛(受),1V1,HE。
  2、前十三关的故事,指路→《子夜鸮》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无限流 都市异闻 大冒险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凛,范佩阳 ┃ 配角:郑落竹,南歌,以及各种闯关者

  作品简评:
  范佩阳被卷入一个诡异的闯关世界,在这里有各种稀奇古怪的“文具”用于战斗,有各种凶险烧脑的关卡等待破解。他不顾一切闯关,只为能尽快回归平静生活,陪身患绝症的爱人唐凛,走完最后的时光。不料闯关中途,他获得了一个限定条件的许愿机会。在许愿“让唐凛痊愈”未果后,他退而求其次,改为“让唐凛也进入闯关世界”,没想到,唐凛被治愈后把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忘了。爱人变伙伴,关卡在前方,他们能顺利通关吗?能找回唐凛的记忆吗……本文悬念丛生,节奏明快,剧情环环相扣,随着闯关深入,这个诡异世界的真相,也在慢慢揭开。

第1卷 地下城
第1章 死亡电梯01┃他妈的,猫头鹰说话了。
  生锈吊索运转的吱呀声响,完全不流通的憋闷空气,连转身都困难的逼仄拥挤,以及纠缠不休的失重感。
  一个集齐以上所有的糟糕环境里,竟然还有人要抽烟。
  郑落竹抬手敲了一下紧贴在自己胸前的背包,提醒:“公共场合,注意素质。”
  背包的主人艰难回头,是个中年男人,身材不高,但精壮,皮肤黝黑。他的烟卷还没来得及点,随意叼在嘴里,目光越过郑落竹肩膀,瞥了眼站在电梯更深处的男人,调侃郑落竹:“你老板都没发话,你急什么。”
  真等老板发话,他就该月底看着工资账户哭了。
  “张权。”郑落竹声音沉了几分,不算真生气,但蕴含警告。他二十八岁,修长的体格蓄满力量,配上简单利落的寸头,就很像老板旁边生机勃勃的打手。
  张权没准备在这种濒临超载的电梯里和谁起冲突,但下行路漫漫,找点乐子不为过。
  单手从烟盒里又磕出半支烟,他干脆伸胳膊越过郑落竹,直接递到那个高大的男人面前:“范老板,来一支?”
  郑落竹没想到对方真这么无聊,动作慢了一拍,等到想阻止,自家老板已经把那磕出的半支连同烟盒一起接过去了:“谢谢。”
  范佩阳比郑落竹还高出半头,一张棱角分明的脸,英气逼人,却过于冷峻。自三分钟前进入电梯,一席黑色大衣的他就站在轿厢深处,沉默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气势,就像一座坚不可摧又随时可能亮出幽暗枪口的堡垒,以一己之力把轿厢内的压迫感抬升到了峰值。
  现在,堡垒说了谢谢,并没收香烟。
  张权看着对方坦然将一整盒烟揣进大衣口袋,被这操作惊呆了。关键是范佩阳太自然,自然得让他有一种自己也是给对方打工的错觉。
  郑落竹对此习以为常。他老板就是有这种浑然天成的领导气质,能随时随地营造出“普天之下皆我员工”的迷幻氛围。
  轿厢毫无预警地停顿了一下,像是吊索被什么卡住了,挤得密不透风的众人仿佛一体成型的罐头,猛地往同一方向晃。
  这突来的变故让所有人心中一凛,绷紧神经。
  可是什么都没发生。
  几秒钟后,吊索度过卡顿,继续吱呀运行。
  众人又观察了十几秒,直到摇晃的轿厢也渐渐平稳,这才纷纷松口气。
  轿厢嘈杂起来,每个人都在动,或整理衣服,或调整背包,唯独范佩阳,第一时间转头看了身旁。
  同他一起站在轿厢深处的,还有一个男人,和郑落竹身高相仿,但人很清瘦,是个窄腰长腿的轻盈身量。同样穿着大衣,一身黑色大衣的范佩阳伟岸挺拔,而一身浅驼色大衣的他,则更高挑飘逸。
  他没注意范佩阳在看他,甚至刚刚突发的晃动,都没能让他分神。从始至终,他就低着头,全神贯注地研究自己手臂上的猫头鹰图案。
  范佩阳不着痕迹收回目光,眼底微微的波澜,无声归于平静。
  电梯继续下行,却比卡顿之前多了轻微的震颤,那丝丝震颤经由轿厢地板传到脚底,再延续到四肢百骸,跟通了电流似的,让人烦不胜烦。
  “这电梯到底行不行啊。”和郑落竹肩并肩挤着的一个三十七八岁的壮汉,难耐地动了动肌肉虬结的魁梧身躯,像个被闷在低矮笼子里的大型野兽,焦灼,烦躁。
  他这一动,牵一发而动全电梯。
  首当其冲的就是郑落竹,被蹭得拧了肩膀,胳膊酸得像平白无故挨了一板砖。
  接着遭殃的就是站在壮汉前面的小年轻,他的背包抵在壮汉身前,壮汉一动,刮着他背包跟着动,背包一动,就带着他也跟着往旁边偏。
  不同于郑落竹的忍忍算了,青年直接回头吐槽:“老葛,你扭什么,自己多大影响力不知道?”
  他一身潮牌卫衣,带着点坏坏的痞劲儿。
  郑落竹想隔空和他击掌。
  葛沙平雄浑魁梧,膀大腰圆,要高度有高度,要宽度有宽度,往电梯中间一站跟座山似的,山一动,正经电梯都要跟着晃一晃,何况现在这部不正经的。
  葛沙平皮糙肉厚,对吐槽无差别防御,甚至还挺高兴终于有人和他搭话了,连忙打蛇上棍:“小郁,小李,你们有什么发现没?”
  郁飞,也就是潮牌卫衣,掂量了一下彼此的重量级差,忍住暴力纠正昵称的冲动,扯了扯嘴角:“没有。”
  站在他右边的李展回头,补充说明:“我们挨个试了,没有一个楼层按键有反应。”
  两个人都是二十四五岁,但不同于郁飞的张扬,李展白净斯文,像还在读书的大学生。
  郁飞和李展并排站在轿厢门的右侧,从电梯开始动,他们就在研究面前那几排楼层按键。可惜没什么成果。
  葛沙平有点失望,紧接着,那失望又加重了心里的没底。
  一部不需要按楼层键就自动下行的电梯,实在让人没有安全感。而当这部电梯已经下行了四分多钟,还没有停的迹象,就愈发不妙。
  短暂交流结束,电梯里再没人说话。空气似乎更闷了,不安在静默的压抑中滋长,犹如藤蔓,将本就拥挤不堪的轿厢,捆得更透不过气。
  葛沙平实在受不了了,他现在就像被活埋,前后左右都受限制,只剩脖子以上还能动动。
  将就着动了两下,目光不经意落到楼层键上方的显示屏。和他们刚进电梯时一样,冰冷的屏幕上只有一个猫头鹰图案,与他们手臂上那个画风同宗,一脉相承。
  【哟,这次的人不少嘛!】
  他妈的,猫头鹰说话了。
  突如其来的戏谑机械音,挑断了电梯内七个人的神经,饶是听过许多次,冷不丁来个偷袭,也很要命。
  离声源最近的李展浑身一震,郁飞直接骂出了声,葛沙平、郑落竹不约而同摆出了防御姿态,范佩阳和身旁的清瘦男人则同时抬头,锁定了显示屏。不同的是,前者不动声色眯起眼,沉着中透着危险;后者却是饶有兴味挑起眉,全然的期待与好奇。
  张权的反应和同电梯的六人都不同,既快,也狠,电光石火间,他手里已经握紧了一把匕首。
  电梯冷白色的灯光打在刀刃上,寒意骇人。
  本就凝滞的空气,彻底冻结,猫头鹰也闭了嘴,整个轿厢里死一般寂静,只剩吊索的粗糙运转声,和厢体嗡嗡的震颤。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之前的诡异机械音就像一个群体幻觉。
  郁飞偏过头来,要笑不笑地瞥着张权,打破静谧。
  “啧,动作够快的。”称赞完,他的下巴往显示屏那边轻轻一扬,继续问,“就是不知道这刀是给它准备的,还是给我们准备的啊。”
  张权不惧他,只是有点尴尬。他的身体略有松弛,紧绷的高度戒备随着时间流逝在缓解,可姿势没变,仍握着匕首,仍随时可以战斗。
  郁飞的眉头渐渐皱起,眼里多云转阴。
  葛沙平可不想这边活埋着,那边还内斗,费劲巴力把胳膊抬起来,一个大巴掌呼上张权背包,洪亮爽朗的嗓音里带着打圆场的笑意:“老张,你也太紧张了,这里又不真死人,你就把它当成一个游戏,放轻松。”
  “是不死人,但伤一下也够受的。”张权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心有余悸地撇撇嘴。不过也意识到自己小题大做了,备战的架势缓缓收起,只剩刀还在,显然手里有样东西,能让他比较安心。
  但有人不喜欢。
  郁飞本就不多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他不想再说废话,刚要动手,电梯深处传来一个温和声音。Fxsw.org

推荐文章

我,修仙界第一,想谈恋爱

我。招财猫。旺夫!

我有特殊的撞邪技巧

最强星际美食[直播]

鬼缠

异世点心师

民国风水先生

人鱼的残疾总裁老攻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野性觉醒

小花鼓

生意人

我们说好的

金钱帮

媳妇儿难当

Vampire手册

世间清景是微凉

上一篇:我,修仙界第一,想谈恋爱

下一篇:杀破狼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神他妈快乐觉醒?!这样也行?
235页162章,我不认同提尔的话,都是死。怎么客人弄死的就不是筛选了?你们弄死就有意义,双标
游客 的原帖:
提尔他们的原则是,实力足够就能通过。客人没规则,纯粹看心情,客人心情不好实力够强也一样得死。
匿名 的原帖:
不小心点踩了
“他们和之前的守关人都不一样。”范佩阳迅速在脑内将信息处理完毕,沉声开口,“前三关的守关人,无一例外都表现出‘面试官’特征——观察,筛选,考核。他们的所有行为都围绕一个导向,优胜劣汰,为下一关输送更强者。”
  “但是刚才那俩不是,”探花低头看下面,尸体已经消失了,血迹却仍刺眼,“他们在找乐子,为此甚至可以欺骗闯关者。”
235页162章,我不认同提尔的话,都是死。怎么客人弄死的就不是筛选了?你们弄死就有意义,双标
游客 的原帖:
提尔他们的原则是,实力足够就能通过。客人没规则,纯粹看心情,客人心情不好实力够强也一样得死。
匿名 的原帖:
  这一关的猎人和前面那些关卡的守关人都不一样。
  前三关的守关人,行为是有逻辑可循的。鄙视弱者也好,筛选强者也好,哪怕他们用各种浮夸的言行举止来包装自己,本质上,你还是感觉得到,他们就是在尽责守关,执行优胜劣汰。
  然而前方这个刚刚杀掉四人的守关人,从头到尾就像一个疯子。
235页162章,我不认同提尔的话,都是死。怎么客人弄死的就不是筛选了?你们弄死就有意义,双标
游客 的原帖:
提尔他们的原则是,实力足够就能通过。客人没规则,纯粹看心情,客人心情不好实力够强也一样得死。
大胆猜测,后十关改规则是因为声望小队关闭了前十三关后续关卡没有人员补充
匿名 的原帖:
坐标106,前半句对了,后半句不知道
匿名 的原帖:
猜测正确
大胆猜测,后十关改规则是因为声望小队关闭了前十三关后续关卡没有人员补充
匿名 的原帖:
坐标106,前半句对了,后半句不知道
范佩阳看着他的时候,不管何时何地,不管当下什么情绪,目光的底色里,永远带着冲动和克制,完全矛盾的两者在他的眼神里打架,谁也打不赢谁,最后就杂糅成一种苦涩。
  他越不动声色,他的眼神越让人心疼。
匿名 的原帖:
啧啧啧,到底是自己老攻自己心疼哈
范佩阳看着他的时候,不管何时何地,不管当下什么情绪,目光的底色里,永远带着冲动和克制,完全矛盾的两者在他的眼神里打架,谁也打不赢谁,最后就杂糅成一种苦涩。
  他越不动声色,他的眼神越让人心疼。
大胆猜测,后十关改规则是因为声望小队关闭了前十三关后续关卡没有人员补充